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66章 沃野弥望(十九)(第1/3页)

    戴申青春鼎盛, 却选择要立侄子戴庭望为太子,在朝廷引起轩然大波。戴申刚刚即位, 春风得意, 命朝廷广开言事之路,却在东宫一事上十分固执, 不肯纳谏,还是姚嵩替他解了围,“立侄不立子, 虽然不常见,成汉年间亦有旧例,并不算悖理。太守为国捐躯,陛下念及手足之情,君臣之义, 有此一举, 实乃仁君。”

    群臣迫不得已, 也只能附和着高呼几声“仁君”,“百姓之福”,此事便成定局, 戴申即命中书省制诰。此时姚嵩已被提拔了门下给事中,主理封驳, 制诰一事下达中书, 却闻知中书舍人徐采近来都是告病在家,姚嵩冷笑不已,又来戴申面前嚼舌, “徐舍人是要誓死追随豫章王了,陛下还留他在政事堂干什么呢?令他去豫章王府做长史好了。”

    戴申犹豫不决,姚嵩又道:“侍御史周里敦,才学比徐采还要高出一筹,人品十分端肃持重,臣欲荐他顶替徐舍人,还请陛下决断。”

    戴申沉吟片刻,道:“也好,周里敦是个老实人。”于是下诏擢封周里敦为中书舍人,徐采右迁豫章王府长史,又下诏令戴庭望扶棺回广州,并受封太子。

    豫章王萧侗自逊位后,生恐戴申要将他赐死,每日在王府中惶惶不可终日,这一日隐约地听闻街上锣鼓喧天,人声鼎沸,萧侗大骇,躲在屏风后未敢露面,颤声问左右道:“是陛下要派人来赐毒酒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左右忙去打听,俄而回来道:“是太子殿下扶棺自朔方来了,陛下亲自出宫相迎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?”豫章王大惑不解,“普贤奴已经那么大了吗?”

    左右忙道:“逆王萧劼已经被平卢军拥护在晋阳称帝了,太子是陛下的侄子,已故的朔方节度使嫡子,戴庭望。”

    “庭望……”豫章王听到熟悉的名字,方才顿悟,他松口气,被侍者扶着走出屏风,笑着对固崇道:“阿翁,你还记不记得,当年在西川,也是庭望扮成我回京镇压叛军的。那时候的排场,兴许和现在差不多吧?谁能想到庭望真的要做皇帝了呢?”说着自己先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固崇见豫章王年纪尚轻,却分明已经神智错乱,心生恻隐,关上门窗道:“这是册立太子的吉日,大王赶快擦了眼泪,若被有心人看见,传进陛下耳中,恐怕要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豫章王慌忙拭泪,道:“阿翁说得对。”因自己不便露面,命人备了份厚礼,待册立太子后,送至东宫,“庭望自幼和我交好,他既然来了,不会坐视陛下杀我。”豫章王自我安慰着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一片愁云惨雾,忽闻外面通禀,称皇后驾临,豫章王下意识地又要往屏风后躲,被固崇扯了出来,走至堂外相迎。皇后仍旧是做县主时的胡服打扮,手里拎着马鞭,身姿宛如少女般青春勃发。

    豫章王请她上座,道:“茂英阿姐。”

    皇后肘弯扶在案上,冷冷地看着他,“谁是你的阿姐?”

    豫章王脸色一白,忙请罪道:“是臣口误,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固崇赔笑道:“今日是册太子大典,殿下不在宫里,却来了王府,怕陛下要问,殿下还是速速回宫吧?”

    皇后笑道:“我不爱在那,谁又能拿我怎么样?”她面上带笑,眼里却燃烧着怨毒的火。戴申要立侄子为太子,她极力反对未果。这个册立大典,简直是要让全天下的人看她的笑话。那些大臣嘴上不说,心里还不知要怎么揣测——她的怒气无处宣泄,立即想到了萧侗。

    她要看着萧侗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,狠狠地折辱他,才能稍解她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请罪?”寿光冷笑,“你杵在那里像个木头人一样,是在跟我请罪吗?”

    萧侗讷讷叫声“殿下”,他瘫软的身体慢慢伏下去。

    寿光还嫌他动作太慢,似乎不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