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67章 沃野弥望(二十)(第1/3页)

    中书侍郎贺朝章以觐见之名, 正与吉贞商议一事,乃是曹荇攻破京都后, 擅自将宫中缴获的粮草, 杂彩及几十万领甲胄充作平卢军军用,以致宰臣们不满。正说着, 桃符疾步而来,使眼色道:“武威郡王到了。”

    贺朝章正唾沫星子横飞,吃自己口水一呛, 咳嗽不止,温泌的脚步声进殿来,经过他的身侧,兀自落座。

    贺朝章紧紧闭上了嘴。吉贞视线转到温泌身上,“郡王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温泌端起案头的茶盅, 看了看里头碧绿的茶水, 心不在焉道:“没事, 来看看。”他啜了几口茶,悠然自得像回了家,没有马上要走的样子。转眸看眼贺朝章, 他笑吟吟道:“贺侍郎怎么不说话了?你们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贺朝章满腹怨言被憋了回去,硬生生转个话题, “是, 在下方才正和殿下商议御史台的奏疏。”他转而对吉贞道:“近来御史台屡屡上奏,称宫纪废弛,外官常在后宫行走, 宫婢内官们也很没有规矩。因皇帝尚且年幼,后宫无主,言官们奏请大长公主代为整饬宫纪。”

    吉贞道:“京都沦陷后,宫人们都四散而逃,现今这些都是从民间新选入宫的,慢慢再教导吧。”她看着贺朝章,意味深长道:“百废待兴,万事不可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贺朝章满脸疑虑,“但外臣擅入后宫一事,朝中也有不少人非议……”他余光扫来,见温泌放下了茶盅,一双深黑的眸子不辨喜怒地瞪着自己,贺朝章忙低下头。

    这话倒提醒了吉贞,“后宫里住的多是些上了年纪的太妃,还有先帝时未曾承宠的嫔妾们,索性都放她们出宫自谋生路吧,也省的在宫里虚度年华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仁厚。”贺朝章其实还有话如鲠在喉,盼着温泌走,一时踌躇着没有开口,扭头一看,温泌还在盯着自己。贺朝章无奈,只能告辞,“臣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温泌叫住他。他刚才只觉得贺朝章拖拖拉拉不肯走,十分碍眼,听了这几句,又觉得此人鬼鬼祟祟,简直可恶。他没给彼此留面子,板着脸问:“朝臣们非议,非议的什么?”

    贺朝章先是微窘,继而脊背一挺,梗着脖子道:“岭南的檄文上都有,郡王自己不都看见了?还要在下重复一遍吗?”一甩袖子愤而离去。

    誊抄来的檄文就在吉贞的案上,她指尖轻轻一拂,正要不引人注意地将檄文收起来,温泌却夺过来揉成一团丢到脚下,还用靴子踩了几脚,“看它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吉贞被他惹得火气也来了,嗤道:“你鬼迷心窍,非要把普贤奴推到那个位子去,现在被天下人非议,我以为你得意地很。”

    温泌也不太高兴,忍不住回嘴道:“我让你留在河东,你非要跑回京城,我好好个儿子,莫名其妙被拿去填萧侗的窟窿,我都没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吉贞被勾起往事,气得眉尖狠狠一蹙,低斥道:“你还说!”

    温泌话一出口,便深悔自己嘴快,喊桃符来将那檄文烧掉,他上前揽着吉贞笑道:“是我错了。你管他们说什么,权当放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吉贞仍然不快,“我可没有你脸皮厚。”

    温泌颊边酒涡一动,“你不就爱我脸皮厚吗?”见吉贞眼里波光闪动,笑意荡漾开,他眼疾手快捂住她的嘴,俯下脸低笑道:“你再骂我臭狗屎,我就咬你。”宫婢上来收拾茶水,他推着吉贞往侧殿走。殿门在身后刚一闭,他便紧紧抱住了吉贞,在她衣领间一嗅,说:“好香。”

    吉贞嘴上不饶人:“你自己是那个,闻谁都是香的。”

    温泌脸拉下来,“你没完了是不是?”扯开衣领在吉贞秀颀的脖颈上咬了一口,她的肌肤顷刻间便泛红了,浮起一层细密的粒子,温泌指尖摩挲了片刻,看着吉贞笑意宛然,“我几天没来,你又想我了。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