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69章 旧涧新流(二)(第1/4页)

    杨寂听闻固崇来投, 先在脑子里转了十七八个念头,才不紧不慢进宫来与曹荇等人商议。固崇年迈, 受不住一路奔波, 已经被安置去歇息,曹荇正犹豫不决, 抓着杨寂问道:“我已命人百里加急送信去给郡王,又怕一来一往,失去了良机, 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杨寂见吉贞也在座,扯出袖子对吉贞揖了一揖,虽然是问曹荇,眼睛却看着吉贞,“固崇久在岭南, 突然来投, 你倒也不担心是诱敌之计?”

    曹荇道:“他的神情不像假的。”

    杨寂笑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呐!谁不知道他是一只老狐狸?”

    吉贞耐心地说:“萧侗自幼受固崇照拂, 感情甚密,他来求救,也没甚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杨寂摇头, 作势无奈地一笑,叹道:“殿下心系豫章王, 不问真伪, 定要听信固崇的说法,臣也只能听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吉贞原本就心急,听他阴阳怪气, 更加窝火,她竭力忍住,淡淡一笑,说道:“郡王请你参行政事,我怎么敢擅自下令?豫章王前朝废帝,是敌非友,救或不救,全听尊驾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救,也是要拿平卢军数以万计的士兵性命去博,臣不敢不谨慎。”杨寂辩解了一句,憋了许久的话总算出口,“固崇素来居心叵测,此等阉宦,臣怎么敢信?”

    吉贞听出了端倪,径直道:“你要怎么才信他?”

    杨寂不再绕弯子,挺身道:“他敢以死明志,臣才信他。”

    曹荇面现难色,“杨寂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敢为了豫章王,千里迢迢来投敌营,却不敢以死明志?”杨寂冷笑,“曹荇,换做你,你信吗?”

    郑元义拎起朱袍,匆匆上殿,拜见过吉贞与曹荇后,转而嘲讽地看着杨寂,“一个半条腿迈进黄土的老背晦,要他的命又有何用?殿下,”他对吉贞道,一扫轻慢之色,“固崇与奴还有父子的情分在,奴愿以此身替他。杨寂可先遣人往西川探听消息,若果真消息是假,回来取我人头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慷慨陈词,听得杨寂等人均是一愣,杨寂悻悻一笑,说道:“中官今日让某刮目相看呐。”

    郑元义哈一笑,“我是阉宦,别污了您的眼。”

    杨寂磨了磨牙,心知这会不是打嘴仗的时候,将一番口水都省了下来,只追问:“中官是铁了心要替他担保?”

    郑元义斩钉截铁,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寂笑道:“你既立了军令状,我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遂对吉贞拱了拱手,与曹荇二人退出殿外去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殿上顿时陷入寂静,吉贞方才从诧异中反应过来,见郑元义新做的朱色袍子,膝头赫然染着尘土,她指着问道:“你去拜见过固崇了?”

    郑元义拂了拂膝头,浑不在意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吉贞仍觉难以置信,“我当你和固崇有仇,怎么愿意冒死护他?”

    “奴方才察言观色,估计固崇说的是真的。”郑元义脸色异常地严肃,“殿下容奴说句该死的话,陛下年纪尚稚,能不能安全无虞地长大,犹是未知数。武威郡王在晋阳一手遮天,手下众人野心勃勃,难保有人起歪心,意图加害陛下……”他细长的眼睛看着吉贞,冷冷的波光闪动,“武威郡王自己年富力强,以后兴许还有别的子嗣。陛下孤立无援,若能得姜绍投诚,岂不是天大的好事?”

    吉贞不意他短短一瞬间竟然想了这么多,沉思了许久,虽然认同,却也不由微笑着讽刺他一句,“你是怕陛下孤立无援,还是怕自己孤立无援?姜绍和杨寂等人有血海深仇,你是巴不得赶紧把他拉来跟杨寂作对吧?”见郑元义脸色微变,立时便要诅咒表忠心,吉贞摆了摆手道:“不废话了,杨寂已经去安排了——我看他早打定了主意要派兵去西川,刚才不过故作姿态,想借机将我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