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0章 旧涧新流(三)(第1/4页)

    戴申率神策军自陇山西侧绕行, 如一柄利剑直插朔方。晁延寿未敢直撄其锋,退避至河西驻守, 两只大军先后掠过, 陇右这一方桑枣富饶之地已经凋零,留给温泌的只剩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温泌恨晁延寿贪婪, 忍着没和他翻脸,一面征调粮草,麾下五千精锐暂时屯驻平凉, 韩约摆起沙盘,和温泌推演兵法,他手指自东侧划下,说道:“我军已经陈设重兵在雁门至上郡一带,戴申想东进侵袭晋北是没指望的, 也能牵制住他大半军力在朔方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情势, 戴申在朔方, 晁延寿在河西,双方兵力是旗鼓相当,温泌这五千人马被夹在两者之间, 深陷陇山谷地,韩约想到晁延寿抢割春麦的行径, 便紧紧皱起眉来, 说道:“他们两方人马都数倍于我军,万一勾结起来,能把我们一把捏死在这。这个位置虽然是要害, 也着实危险。”

    温泌摇头:“先有晁延寿背叛戴申,后有戴申废帝、因戴度之死栽赃嫁祸,晁延寿是疯了才会投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戴申是会先攻河西还是陇右?”

    温泌也不确定,踌躇片刻,说:“我们人少,却横亘陇右,切断了戴申和腹地的给养线,换做我是戴申么,或许会先以雷霆之势夺占陇右几个关隘,打通南下的路径,免得被闷死在朔方。若是没把握突破陇右,可能会转战河西——毕竟晁延寿才大肆搜刮了一番,囤的粮草怕也够养戴申一年半载了。”

    韩约呵呵笑起来,“换我是戴申,也是先捡晁延寿这个软柿子捏。他在河东吃咱们败仗多久了?四年还是五年?”

    温泌沉吟道:“晁延寿虽然兵多将广,但他人老昏聩,难免犯糊涂,况且河西大半兵将还是戴申旧日的拥趸,他一起兵,怕河西人心要乱。”

    但晁延寿此刻对平卢军也是颇具防心,多说无益,两人转而商议起陇右兵防,韩约道:“敌众我寡,自朔方到陇右要沿黄河布兵,人手远远不足,不如集中兵力把守在几个往河西必经的关隘。”

    温泌往沙盘上一点,“一千人马去守金城,剩下屯兵安定,以稳定翼侧。”

    韩约是预料着敌军要去攻河西的,每日照常练兵,分派斥候往各处去打探消息,过了半月清闲日子,忽而一日韩约奔回安定县衙,夺过温泌手中的书,也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,声音打着颤,“戴申这厮先冲我们来了!敌军往金城去了!”

    温泌眉头一拧,一言不发,与韩约大步出了县衙,走上城头登高西望,一轮雨后初晴的红日,重重山峦,烽烟在岚气中无声地消散,韩约道:“金城下辖的榆中县,跨黄河两岸,县内有皋兰山,这附近唯一的河桥就在榆中。”

    温泌点头,这时有骑兵自金城奔回安定,道:“榆中告急!”

    “去榆中。”温泌拎着乌鞭,快步下了城楼。

    数千人马在夜色中飞抵榆中。敌军发动一场奇袭,又迅速撤退了,月影照着皋兰山龙腾般的轮廓,河桥上一串串的火球如流星般坠落滔滔河中,温泌站在东岸泥泞的河滩,将刀送回了鞘中。

    韩约去清点了人马,折了几百士兵,他懊恼道:“昨天雨下的太大,是我松懈了。”他张望着皋兰山的方向,“这些人大概是趁着夜雨爬的山路,一夜奔袭两百里,也算神速了。我打朔方时,朔方兵远没有这样勇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将,带什么样的兵。”温泌尚算平静,“戴申这段时间练兵没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还追吗?”

    “天黑了,等明天吧。”温泌道,“这里地形戴申比我们熟。”

    韩约随即命人清理战场,在东岸扎寨,与敌营隔河相望。为防敌军再次夜袭,当夜韩约与温泌对坐弈棋,不曾合眼,待到凌晨,温泌放下棋子,掀帐凝眸望向对岸,灯火在鹿角栅栏上飘摇,不时有巡逻的士兵手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