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1章 旧涧新流(四)(第1/4页)

    戴申不费吹灰之力夺了武威, 召集昔日部将,很出了口恶气。一顿酒喝得脸颊发烫, 他登上武威城, 缓缓呼吸着河西犹带硝烟余味的空气。

    贪狼星照耀着广袤的土地,熟悉的山川河流, 他前所未有地笃定,这一仗一定会胜。

    姚嵩带来一个让他扫兴的消息:姜绍叛逃,西川沦陷, 得知耶律渡江的打算,戴申宛如被兜头浇了一桶雪水,初战告捷的喜悦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太子亲自率军去秭归阻击,还能拖一段时间。”姚嵩道。

    “庭望年纪还小,”戴申难免有些焦躁, “这边得速战速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要戒骄戒躁。”姚嵩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戴申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……豫章王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逃走?”戴申愕然。

    “陛下宅心仁厚, 但难保有别的人想要他的命。”姚嵩笑眯眯。

    “是茂英?”戴申暗自猜测。

    “兴许是, 兴许不是。”姚嵩跟随戴申走回衙署,酒席散尽,堂上寂静无声, 他添上灯油,踞案沉思了片刻, 姚嵩道:“豫章王废人一个, 是生是死不打紧,只是他莫名其妙在岭南失踪,清原长公主和他情同手足, 怎么能不怀疑?她但凡一怀疑,温泌还有安生日子过吗?”

    戴申顿悟,“你说,把这事栽到温泌头上?”

    姚嵩笑道:“豫章王自己揭破萧劼的身世,温泌怎能不怀恨在心?况且陛下你不把此事推到他头上,恐怕他要先推到你头上,借此大兴所谓正义之师了。”

    戴申颔首:“就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秭归来的消息,给双方营寨都带来了不小的震动,果然不出姚嵩所料,耶律以戴申加害豫章王之名,痛斥其残暴无道,大军所向披靡,戴庭望且战且退,最后固守扬州,耶律围城两月,毫无寸功,不得已偃旗息鼓,戴申得知了消息,一颗提起的心暂且放了下来。姚嵩手持一封书信,满面喜色地闯入室内,大声道:“陛下,你看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戴申“哦”一声,将信取出,还未读完,姚嵩已经等不及揭晓了,“这是温泌给晋阳的信,途径秦州被清水县丞所获,以此来向陛下邀功的。”

    戴申看到一半,猛然起身,“韩约伤重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姚嵩笑道,“怪不得温泌最近都没有动作。他在信里命杨寂在晋阳择选良医,速往陇右为韩约疗伤,看来这次韩约不死也得去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戴申一扫郁卒之气,振奋道:“这岂不是千载难逢的决胜良机?”

    “陛下莫急,”姚嵩按住戴申,“我有良策,可兵不血刃克敌制胜。”

    戴申催促他,“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晋阳此地,既有京都来的前朝旧臣,又有范阳来的温泌下属,两派明争暗斗,人尽皆知。再有豫章王失踪一事,清原长公主和杨寂怕早已势成水火了。他们到现在还能勉强相安无事,不正是因为温泌?要是温泌有个好歹……”姚嵩眼中精光四射,“晋阳一乱,所谓精兵强将,也如树倒猢狲散,不战自退了。”

    戴申奇道:“伤的是韩约,不是温泌,于千军万马中取他性命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姚嵩哈哈大笑,“又何必要取他性命?陛下不知道这世上谣言最致命吗?”他挽起袖子,高声唤人送来笔墨纸砚,“我有一手绝活,陛下还没有见过呢!”

    他伏案提笔,故技重施,模仿信上笔迹书写完毕,呈给戴申,“陛下能看得出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戴申凝眸细看,满纸遒劲的字体,果然临摹得如出一辙,只是将韩约换成温泌,末尾又有温泌私印,任谁也看不出破绽。戴申大喜,选一名机警的士兵,扮做信使,快马加鞭,赶往晋阳。

    曹荇接到信,惊得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