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2章 旧涧新流(五)(第1/3页)

    晁延寿退守嘉麟后, 戴申常使人来城下搦战,晁延寿不肯迎战, 私下急诏附近州县守将, 命其拔本营人马来嘉麟,再取武威, 谁知临近州县守将都畏惧戴申势大,不肯应诏,甚而有不少旧部将重新投了戴申, 晁延寿在嘉麟孤立无援,整日唉声叹气,来寻温泌,说道:“嘉麟距离武威不过百里,半日可达, 戴申屯大军在武威, 我们在嘉麟岂不是燕处危巢?不如退至陇右, 待韩将军伤好后再图西进。”

    温泌随口道:“晁公把嘉麟借给我屯兵,你自己退守陇右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“借”,何时能还回来?晁延寿连连苦笑, 殷勤道:“郡王不退,哪有我自己退的道理?我是誓要与郡王共进退的。”

    打发了晁延寿, 温泌来看韩约。

    韩约中箭之后, 伤势日益沉重,一个高壮的汉子,消瘦了许多, 躺在榻上勉力对温泌抬了抬手,笑道:“你要是再找那些庸医来折腾我,我宁愿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那副表情,是一派轻松自然,可身体着实已经虚弱到不能动弹。温泌心里蚁噬似的,默不作声坐了会,安慰他道:“我已经叫杨寂从晋阳挑选良医来给你治伤,算算日子这两天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韩约叹道: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我只遗憾一件事,临死了还没看见你揍得戴申叫你阿耶。”

    温泌朗声一笑,说道:“那个姚什么的妓|女,我已经命人去岭南抓她了,等你伤好了,便可以纳她做妾了。这么一想,你还舍得死?”

    韩约求饶不迭,喘了口气,转开话头,“我听闻晁延寿意欲退兵,你却不肯。如今敌强而我弱,嘉麟人心惶惶,还是退兵吧。你若是顾虑着我,倒大可不必,从嘉麟到平凉,也不过两昼夜的路程,我还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温泌道:“我不退兵,并不是为你。戴申人多势众,却只管来引战,不肯亲自出城,与其说我怕他,不如说他怕我。我和戴申积怨已久,这一战,是一定要决一胜负的,即便突破了陇右,从河东到京畿,都是我军的阵地,江淮一日僵持,戴申就一日不敢妄动。古书有云,画地而守,紧扼其喉,情见势竭,必将有变。”他自信地扬起眉,“我绝不退兵。戴申必死,你看着吧。“

    韩约怕伤口迸裂,捂着手臂哈哈笑起来,由衷地叹道:“天泉啊,我真佩服你,也真羡慕你。”被温泌所感染,他苍白的脸上也焕发出昂扬的光彩。

    韩约体力不支,多说了几句,便昏睡过去,温泌心里一沉,正要催问晋阳医官,忽闻城外一阵金鼓大作,晁延寿披挂了全副铠甲,登上城楼张望了片刻,忙请了温泌,跌足道:“姚嵩此人,果然卑劣。“

    温泌面沉如水地望着城外。

    那姚嵩穿着丧服,被数十名士兵护着,高举白幡,铙钹齐响,凄凄惨惨地到了城下,作势拉着袖子拭泪,士兵们高呼道:“晁使君快出城来接丧仪!“

    晁延寿满头雾水,指着姚嵩奇道:“姚贼,你是爷娘死了,还是主子死了,要来这里哭丧?“

    姚嵩扯着马缰,仰头笑道:“晁使君!我们陛下听闻武威郡王薨逝,特地命在下送来丧仪,你为何恶语相向啊?“

    晁延寿一愣,扭头看眼旁边的温泌,脸色真是难看极了,晁延寿心中一凛,指着姚嵩骂道:“呔,你莫要妖言惑众!武威郡王就在我身旁,你是瞎了狗眼吗?”

    姚嵩定睛一看,大声称奇,“怪事,武威郡王好端端的,怎么风闻晋阳已经为郡王发丧了?”他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,对温泌拱了拱手,喊道:“嘉麟近来满城张榜寻访名医,人都道是武威郡王病得要死了。郡王还不速回晋阳看个究竟?再晚一步,恐怕杨寂就要逼清原长公主为郡王你殉葬了。”

    晁延寿也变了颜色,明知姚嵩是为了动摇军心,忙将他喝止,“绝无此事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