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4章 旧涧新流(七)(第1/3页)

    温泌与戴申各自领精兵杀到一处, 嘉麟城下的攻势暂缓,至天黑时, 姚嵩命士兵摇旗, 假意退兵,回寨养精蓄锐。月上中天, 万籁俱寂,城里传出清亮的鹧鸪叫声,姚嵩翻身而起, 遣一队人马趁夜色潜行至城门下,果然武威郡守依照约定,开了城门。

    姚嵩心性谨慎,当然不肯轻易进城,只取高处张望, 紧紧盯着那对人马进了城后, 城头上人影晃动中, 一面黄色旗帜伸了出来,晃了几晃,这是诸事顺遂, 未遇埋伏的信号,姚嵩大喜, 一声令下, 千军万马悄无声息地陆续进了嘉麟。

    武威郡守拜见了姚嵩,说道:“韩约箭疮复发,晁延寿年迈体衰, 早早歇息去了,城中守将均愿投诚,姚公放心。”

    姚嵩喜不自胜,令各队人马分头行动,那武威郡守贪功,主动请缨,在前领路,与姚嵩飞驰到了衙署,团团围住,姚嵩一挥手,带火的飞箭流星般窜入后堂,谁知一阵箭雨后,堂内竟没半点动静,姚嵩心叫“不妙”,衙署外两边巷道突然杀出两队人马。此处狭窄,退无可退,姚嵩跌跌撞撞,被士兵推挤到和武威郡守撞在一起,那郡守面色煞白道:“中计了!”

    火把照亮了巷道,韩约精神抖擞,笑道:“捉拿姚嵩者,赏银千两,死活不论。”

    姚嵩手脚飞快,从武威郡守手中抢过缰绳,爬上马掉头便逃,此时进城的各路人马已经纷纷遭遇伏兵,城中喊声震天,四处火起,姚嵩两个大腿发抖,伏在马上,被侍卫们护着,先冲到正门,见执戟的士兵竟是敌军,忙掉头往角门,角门低矮,姚嵩一时不慎,在门廊上撞得眼冒金星,跌落在地,被侍卫搀扶起来时,头顶崩了火星,烧掉半边头发,狼狈逃出了嘉麟城,顾不得去召集营寨留守的人马,一叠声叫道:“回武威。”

    自嘉麟到武威,不过两个时辰的路程,姚嵩催马疾驰,身后喊杀声不绝于耳,扭头一看,是韩约紧追不舍,他吓得一颗心也要从腔子里跳出来,到了武威城外,侍卫远远便扯着嗓子喊道:“开城门!”

    “杀姚嵩!”滔天的声浪此起彼伏,淹没了姚嵩的嘶喊。

    神策军主力都出了城,只剩不多的人马在武威驻守,城头守兵遥遥见平卢军杀来,惊慌失措,哪个敢来开城门?只零零星星射出几箭,以抵御敌军。姚嵩叫苦不迭,下马扑上城门,拼命拍打,城门纹丝不动,他忙从地上捡起瓦砾,才要往门上去砸,领子被人从后面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韩约。”姚嵩扭头一看,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韩约一刀将他的瓦砾击落在地,大笑着打量了几眼姚嵩,丢给士兵看管。

    及至天明,嘉麟城中战事初歇,姚嵩所率人马被瓮中捉鳖,杀得七零八落,城外为戴申助阵的各州将领原本便是一盘散沙,见姚嵩被俘,群龙无首,尚未交战几个回合,便各自引兵退回本州。

    这一战将计就计,赢得大快人心,韩约与晁延寿商议后事,晁延寿力主要反攻武威,韩约却放心不下温泌,使探马去打探温泌踪迹,当夜大雨滂沱,地上湿滑,探马无功而返,晁延寿却等不及了,说道:“姚嵩已束手就擒,戴申出城未归,武威空虚,正是破城的良机,韩将军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韩约略一思忖,道:“也好。”与晁延寿点齐兵马,蓄势待发,启程之前,特来拜见吉贞,细说缘由,吉贞心思不定,问道:“还没找到武威郡王的踪迹吗?”

    韩约道:“天气不好,人踪难觅,我猜测两军大约是扎营休战了。”他劝说吉贞,“武威一战,未知输赢。如今河西兵荒马乱的,不是殿下待的地方。臣选派精兵,护送殿下去陇右暂时避一避吧。”

    吉贞此刻心里都是温泌的下落,哪有心思去陇右避难?指尖不自觉停在唇上,只顾出神,韩约知道她固执,只能无奈告辞,“臣出城后,殿下要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