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5章 旧涧新流(八)(第1/4页)

    戴申信步闲庭, 走进房内。椅背上还晾着温泌临走那日换下来的蜀衫,戴申曾在马上中温泌一箭, 对这件蜀衫印象深刻, 因此一眼便认了出来,“温泌在榆中停留过?”他把蜀衫抛到一边, 问吉贞。

    吉贞在初始的惊愕后,迅速镇定下来,她淡淡道:“他已经离开有些日子了, 这里只有手无寸铁的妇孺。”

    吉贞对戴申而言,确实毫无威胁可言。他赶了一天的路,已经疲惫不堪,径自倒了几杯冷茶,一口气喝尽。士兵送了水来, 他仔仔细细洗过手和脸, 掸了掸衣襟, 然后卸下兵器,扶案落座。

    和温泌不同,他再疲惫, 也是副正襟危坐的姿态,天生的傲慢孤冷镌刻在骨子里。

    被他高深莫测地盯着, 吉贞面不改色, “夜深了,陛下在这里,多有不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嫌不方便, 你可以滚出去。”戴申冷嗤一声,不再看吉贞,他径自走到床边,倒头闭眼。

    吉贞默不作声,从地上捡起温泌的旧衣,抱在怀里,走至院中。衙署被围得密不透风,想必榆中现在全是戴申的人手,插翅也难逃,吉贞被引进侧房,见晁氏一家蜷缩在角落里噤若寒蝉,她一颗心是彻底沉入了谷地。

    后半夜无风无浪地过去。翌日,士兵们缓过气来,将这一众俘虏当成奴婢使唤,晁夫人被迫领着几个娇贵的女儿洗衣造饭,泪水涟涟,大约是得了戴申的嘱咐,倒没有人敢轻慢吉贞,只把她丢在房里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此时戴申已经得到消息,知道武威得而复失,姚嵩陷落敌手,河西各路人马混战,再去救援,为时已晚,他索性在榆中安心住下,养精蓄锐。不过两日,粮官来报,称粮草难以为继,眼看要坐吃山空,宜退回朔方筹措粮草,重振旗鼓。

    戴申却不置可否,说道:“让我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是夜,士兵传戴申口令,“请殿下到城头一叙。”

    吉贞身陷囹圄,哪有推辞的余地,只能随着士兵,拾级而上,见城上只有零星几名士兵巡逻。戴申独自遥望天狼星,闻得脚步声,回首看向吉贞。

    “退回朔方,我不甘心,留在金城,又怕坐困愁城,以公主之见,该进还是该退呢?”戴申忽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大出吉贞所料,她奇道:“陛下问我?”

    戴申道:“是。”他负手看着吉贞,一张清冷端正的脸还算和气,“公主胸有丘壑,又对温泌知之甚深,依你之见,我该约他到此,背水一战,还是退回朔方,待他日再战呢?”

    吉贞很自然道:“神策军粮尽援绝,陛下靠什么和温泌背水一战?”

    戴申点头,“你觉得我斗不过温泌。”不等吉贞回答,他转身朝向城外,见激流如箭,残月如弓,依山而建的城池仿佛磐龙伏卧,静得摄人。戴申下定了决心,一时逸兴勃发,悠悠道:“北往西楼满晴空,积水连山胜画中。天下雄郡,唯有金城。我若是铩羽而归,岂非辜负了这样雄壮的城池?我父亲在天之灵,又怎样安息?”

    吉贞淡淡一笑,道:“只愿天随人愿。”

    戴申听出她的敷衍,嗤笑一声。他两人在彼此的命运中屡次阴差阳错,失之交臂,到如今,还与陌生人无异。戴申难得认真审视了几眼吉贞,心平气和道:“我曾经也有对不住你的地方,这一战若是得胜,会留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吉贞道:“若是不胜呢?”

    戴申对她微微一笑,吉贞正觉得他这一笑颇为怪异,蓦地被他拽住衣襟,推倒在城垛上,吉贞半个身子悬在空中,发簪落地,被风吹散的发丝拂在渐渐失色的脸颊上,她咬紧牙关,一声惊呼也没发出来。

    戴申垂眸看着吉贞,这一掌推出去,她便要跌下数丈城楼,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她害怕了,他看得出来。逼她在垛口悬了半晌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