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巧逞窈窕(二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7章 旧涧新流(十)(第1/5页)

    士兵回来复命, 称清原公主与晁氏一家被送出金城,接入韩约营寨。

    戴申将酒杯一撂, 靠在椅背上, 对温泌淡笑道:“现在郡王放心了?方才我在清原面前,可是给足了你面子。”说到后来, 他的语音愈冷,已有居高临下之意。

    温泌神色平静,起身之时, 小腿上的箭伤剧烈作痛,他扶住案头,稳了一稳身形,而后面对戴申单膝跪地,垂眸道:“多谢陛下开恩。”

    戴申“锵”一声拔出腰间佩剑, 抵在温泌颈间。手腕猛然一沉, 温泌头微微后仰, 剑刃处沁出一点殷红血珠,他却眉头也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戴申笑道:“你不求饶?”

    温泌很镇定:“杀了我,无异于金城之盟被毁, 晁延寿、韩约与曹荇三路大军合围,陛下可有招架之力?留我一命, 他们还会投鼠忌器。陛下不是逞一时意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, 就掩埋在这衙署里,韩约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陛下认为韩约不会派人一路随行打探吗?”

    戴申常年的郁气在这一刻得到极大的释放。他欢畅地大笑,“你一口一个陛下, 是打算俯首称臣了吗?”

    温泌被迫喝了许多的酒,双眸却无比清醒,他看着明显有了醉意的戴申,说道:“我已经跪地求饶了,陛下没看见吗?”

    “先留你一命。”戴申道,一声令下,左右士兵上前,将温泌五花大绑,押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夜,戴申令佐官拟定盟约,送至韩约营中,约定双方自翌日便各自拔营退兵,且韩约人马不得靠近神策军军营九十里内,韩约忌惮温泌性命,不敢有违,只能一面急信给杨寂商议对策,一面眼睁睁看着戴申自金城撤兵,奔赴江南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淮战场,已经僵持将近半年,双方士兵精疲力竭,苦不堪言,忽而接到休战止戈的诏书,简直是不胜欢喜,当即放下剑戟,各归营寨,卸了铠甲,收拾行装,陆续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戴申率神策军折返扬州,被戴庭望迎入城中。此值初冬,飘了一场新雪,沾衣即化,戴申换过常服,解下佩剑,与众将士宴饮,正酒酣耳热,士兵来报,称温犯已经从囚车上解了下来,要如何安置。

    戴申饮了一杯酒,说道:“推出去斩首。”见众将筷子都停了,表情颇为震惊,戴申冰凉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,冷道:“此人不除,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回到暖意融融的寝室,戴申屏退左右,召来戴庭望叙话。问过了扬州战况,戴申颇感欣慰,笑着对戴庭望道:“庭望,你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,就能够抵御耶律与姜绍大军,很好。你比你的父亲强,比我也强。”

    戴庭望并没有受宠若惊,他心平气和道:“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戴申听他的语气颇为恭谨,甚而有些疏离,他心里一动,嗔道:“庭郎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怎么长大了倒生疏了?况且你已经封了太子,该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戴庭望慢慢张嘴,“父亲大人。”

    戴申颔首。想到自己此生可能都后继无人,他怨恨,愤怒,却也无济于事,只能尽力对戴庭望更温和了些——他从小就看重的侄子,他要用心笼络他才行。戴申心念百转,忍不住又说了句:“你在我身边,不可听信谗言,不要像你父亲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父,我父亲是你杀的吗?”戴庭望突然开口,目光凌厉清冷。

    戴申浑身一震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戴庭望并不退让,“我父亲堕马而死,是不是你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戴申暴怒,猛地起身,往前走了几步,他酒意顿消,蓦地察觉戴庭望长成了一个英挺矫健的年轻人,他霎时面露悚然,手在腰间摸了个空,脸上却浮起一抹安抚的笑,“你也吃醉酒了?简直不知所谓。快快回去睡吧。”说着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