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3章 塞上曲(第2/3页)

上眼,手指在弦上推拉、吟揉。

    快慢幅度的细小差别,都带来感受上的区分。

    应文林盯着他的姿态和手指,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许乔抱着琵琶的姿势、弹奏时的指法,似乎都有些说不上的奇怪,又偏偏很是和谐。

    琵琶经过千百年演变,弹奏技法有了不小的变迁。应文林终于确认,许乔用的是那种古时技法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许乔先前弹三弦,现在回忆起来,分明也是在技法上跟现在的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想不通许乔师承谁,应文林也不愿再去想,屏住呼吸放任自己沉溺在这凄清婉转的旋律中。

    千载琵琶作胡语,分明怨恨曲中论。哀怨悲切之声经由许乔的推拉吟揉,回荡在茶楼之中。

    昔年昭君出塞的景象经由曲调勾勒而出。

    茫茫塞北,大漠孤烟,风沙卷起裙裾,怀抱琵琶的和亲公主在寥寥月色下弹奏着故乡之音。

    小春呆呆看着许乔,不知不觉眼泪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练了许久的《塞上曲》。弹了无数遍、谱子烂熟于心的《塞上曲》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最后一个音节落下。

    应文林把憋了许久的一口气长长吐出来,嘴唇翕动,叹息般道:“这才是《塞上曲》……”

    许乔半睁开眼,就听见楼上楼下如雷的掌声。

    嘈杂的声音登时响起,不少人涌到楼梯处想看看上头弹奏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只是许乔和应文林这桌是贵宾区,两侧都有隔断,待在楼梯口根本看不见,想再靠近点又有服务员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客人们有些遗憾,又不好硬闯,只好回到自己座位上。不少人不死心,目光还盯着楼梯口,想等着刚刚弹奏的大师下来。

    将琵琶还给小春,许乔摸了摸她脑袋:“《塞上曲》五首分曲在结构、旋律和情感表达上都比较接近,你弹的时候要注意其中的起承转合。”

    小春接过琵琶,吸吸鼻子点了点头,有些无助地看着应文林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应文林知道自己这侄女是被震撼到,又被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她父母亲戚都是民乐大师,从小接收着熏陶教诲,兼之自己天赋不错,跟同期学习的孩子们相比是最出色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就少不了心气高,平日里老师的教导时常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但就像应文林先前对她的评价“死物”两个字一样,小春技法够了,更深层内里的东西却领悟不到。

    应文林叹了口气,眼神复杂地看向许乔。

    这弹奏琵琶的水平,别说小春了,就是自己也被震撼了一把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明白许乔那句“三弦弹得最次”,不是什么自谦的说法了。说的是大实话啊,就许乔这琵琶水平,民乐团找不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侄女被打击打击也好,收收浮躁的心,沉淀沉淀有好处没坏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应文林望向眼泪汪汪的小春:“小春,我跟你许乔哥哥说点事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春埋着头,抬眼瞥了瞥许乔,磨磨蹭蹭半天才抱着琵琶走了。

    刚下楼,就有人拦住她:“小春,刚刚弹琵琶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小春犹豫了下,好歹许乔是个明星,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就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见小姑娘支支吾吾半天,有人在旁问道:“难不成是应老师?”

    茶楼的熟客都是知道小春和应文林是叔侄关系的。

    小春听了胡乱点点头,抱着琵琶匆匆离开,留下一堆摸不着头脑的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应老师啊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……能弹成这样的大概也就应老师办得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咋记得应老师琵琶水平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